受傷的馬正亮
  8月1日晚上8點多,徐州市鬧市區發生了匪夷所思的一幕:兩女孩騎車穿越馬路時,被一名從花壇中突然衝出的男子撲倒,被當街猥褻。危急時刻,一名中年人挺身而出,上前制止。打鬥中,“大叔”馬正亮鼻梁骨折,但仍堅持到警方趕到。目前,徐州警方正在進一步調查此事,並稱將為大叔申報見義勇為表彰。
  現代快報記者 李偉豪 文/攝
  兩女孩鬧市驚心
  徐州市淮海路與中山路路口,是當地的鬧市區。誰也沒想到,車流不息的這裡,會上演匪夷所思的一幕。
  8月1日晚上8點多,小紅(化名)與小莉(化名)合騎一輛電動車穿越馬路,在抵達對面的慢車道時,一名原本坐在花壇中的男子突然竄出,將兩名女孩連人帶車撲倒在地。騎車的小紅摔倒在地,男子壓在她的身上,掀起了她的裙子,並試圖脫掉她的衣服。小莉站了起來,拿起包向男子砸去,卻被打倒在一邊。
  “你倆都是我的。”男子叫囂著,並脫下了自己的衣褲。
  這時,一名路過此地的中年人沖了出來,大喝一聲“住手”,衝上前去。很快,這位“大叔”與施暴男子扭打在一起。
  “大叔”受傷仍堅持搏鬥
  根據受害人小莉的說法,施暴男子大約近1米8的個頭,身體強壯,扭打中,路見不平的大叔明顯不是對手。“他鼻子被打了一拳,直流血,但他一直沒放棄。”小莉說。
  正當“大叔”繼續堅持時,施暴男子卻跑開了,在眾目睽睽之下,他脫掉了上衣和褲子,站在馬路中間,開始“指揮交通”,為了躲避這名男子,鬧市區的道路上一片混亂。
  後來,民警趕到現場,將施暴男子制服後帶走,而出手相助的中年人也打算離開。“讓他去醫院,他不去,後來我們知道,他不願意去醫院是因為沒錢。”小莉說。
  “再不去,那女孩就要遭殃了”
  昨天,在徐州市中醫院的病床上,現代快報記者見到了受傷的“大叔”。他叫馬正亮,今年52歲,被診斷為鼻梁骨折。
  “我從朋友那裡回來,路過那裡,正在等信號燈,聽到呼喊時,那男的已經把女孩裙子掀起來了。”馬正亮說,“ 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,再不制止女孩就要遭殃了。”
  馬正亮說,他跑過去想把男子從女孩身上拽開時,被他的胳膊肘打到了鼻子,當場血流不止。他趕緊朝男子揮拳,將男子打倒。趁著男子倒了,老馬想要拉起女孩,卻沒成功,施暴男子從地上爬起來後,又揮拳打來,馬正亮只好帶著男子往遠處跑。幾番追趕,幾番廝打,直到男子突然跑開,指揮交通。
  馬正亮躺在床上說,一開始他確實不願意來醫院,是因為他下了崗又是殘疾人,沒有固定收入。“1987年的時候,我在一家廠里當電工,機器把胳膊捲進去了,斷成三截,現在裡面還有鋼板。”
  儘管如此,他還是不後悔當初的決定,“再不去,那女孩就要遭殃了。”
  “大部分圍觀者讓人心寒”
  8月1日晚上事情發生後,女孩小紅和小莉把受傷的大叔送到了醫院,並墊付了3000多元的醫葯費。“大叔”馬正亮說,自己當時身上只帶有200元錢,很擔心花不起錢,因此不想去醫院。“現在花的醫葯費,還是人家小女孩給墊付的,我真的感到心裡很不安,很內疚。”他說,自己雖然生活困頓,但並不想給別人添麻煩。
  雖然事後馬正亮被圍觀群眾稱贊“好樣的”,但老馬還是覺得很寒心,“我們差不多廝打了20分鐘,那麼多人在看,也沒人上來幫忙。”
  馬正亮說,如果再遇到不平事,他還會挺身而出,但他也希望更多的人能“路見不平一聲吼”,“正氣出來了,壞人自然就害怕了。”
  據瞭解,施暴男子姓孫,今年38歲,家住徐州市銅山區利國鎮。昨天,該男子的父親趕到派出所出示了其有精神殘疾二級的殘疾證。目前,警方正在進一步調查。同時,民警也表示,馬正亮見義勇為的行為屬實,警方已經在組織相關材料,幫助其申報見義勇為表彰。
創作者介紹

mqxrqpqlbopl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