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教育學會會長顧明遠透露,全國執行高考新方案,不會在2016年,而是2017年。語文、數學在新高考里,分量加重,這是兩門必考科目。英語不再參加統一高考,而是由社會機構組織考試,學生高中三年可以考多次,成績和大學英語四六級一樣分等級(據5月18日《錢江晚報》)。
    這則新聞被媒體報道出來之後,顧明遠教授認為媒體存在誤讀。他指出兩點,一個是具體方案還沒有拿出來,再一個是英語只是不參加統一高考,不等於退出高考。網友誤讀的背後,我想可能是對改革有著更進一步的期望,期望把英語徹底趕出高考。
    很遺憾我沒趕上英語改革的好時候,想當年高考要是沒有英語這一科,我也許能夠考上更好的學校。換句話說,對於當年的我來說,英語退出高考是件好事,但是對於全體考生來講,可能就不是這樣了。人們為什麼希望英語退出高考,有文化上的原因,但更多的恐怕是想要為學生減負。對此我只能說,讓英語退出高考恐怕達不到減負的目的。學生的學習壓力並非來自某一學科,而是來自應試教育本身,來自殘酷的高考。把英語取消了,省出來的時間學生就能自由支配了嗎?顯然不可能。所以,高考取消英語和學生減負之間,沒有必然的聯繫。相反,當高考科目失去了英語,其結果很可能是讓學生們的分數更加接近,競爭更加殘酷。
    可以說,英語和數學這兩個科目,在高考中起到了拉分數、劃等級的作用。而更為重要的是,這兩門科目成為了農村考生與城裡考生競爭的利器。北大的鄭也夫教授曾經講過他的研究生的一番言論,那個農村出來的博士生就明確表示反對英語退出升學考試。他的理由很簡單,對於各方面教育資源無法和城裡相比的農村考生來說,英語和數學這兩門科目所需要的成本是最低的,只需要聰明和刻苦就可以了。而其他學科,物理、化學是需要實驗的,語文是需要環境熏陶的。這讓人想到了古代科舉的八股取士。在我們批評八股文內容的僵硬腐朽時,我們忽略了它的功能性,不管你是官二代、富二代,還是泥腿子,就那麼幾本四書五經,讀通背熟了,你就有機會登堂入室,這讓底層民眾不用付出太多的經濟成本,就能夠向上流動,改變命運。英語和數學也是這樣,農村的天才孩子們,有機會彌補城鄉在教育資源上的差距。如果輕言取消,就可能忽視了這科目對教育公平的促進。
    說完了我對英語退出高考的一點看法之後,再來看看這次改革。這顯然是一次漸進式的改革方案,步子邁得遠沒有網友們想象的那麼遠。但在我看來,這個改革方案最大的價值是為我們提供了選擇的空間。首先,高考變成了類似於四六級的社會化考試,三年之內可以考多次,這實際上就大大降低了一考定終身的那種偶然性與殘酷性。
    也有人會問,就算是多次考試,但就像四六級一樣,如果用人單位就是看重英語成績,學生們就只能一次次去考,尋求高分,這豈不是反而折騰了學生?我想這就涉及到了選擇的另一方———高校。在過去的高考中,統一的分數很可能讓某些特殊人才因為英語不行而擋在高校之外。那麼現在,英語作為一個變數,選擇權到了高校手裡。學校這時候就像是用人單位,可以根據各學科不同的需要設定錄取英語等級,這完全可以提前公佈出去,那麼青睞這一學科的學生只要在三年裡達到這一等級就可以了。而學校也有機會把那些偏科的天才招進來了。我想應該不會所有的學校都把等級定得高高的吧。
    英語這門學科被單獨拿出來加以改革,意義還不僅僅在於對學生會有怎樣的影響。我想更大的意義在於提供了一個樣本。很多人反對取消高考,因為儘管高考有著這樣那樣的問題,但它仍然是一個最不壞的政策,因為它最大程度上保證了公平。越多的自主權也許就意味著越多的暗箱操作可能。那麼這次英語這一門學科的改革,給了我們一個觀察的切麵,讓我們有機會看看這樣的模式是否適應我們的國情,高校和學生面對這樣的改革又會有怎樣的適應。然後我們才會明白未來的選擇,走出去還是退回來。
    本報評論員 牛角  (原標題:應該把英語趕出高考嗎�
創作者介紹

mqxrqpqlbopl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