樓下鄰居稱血液從樓上直接滲透到樓下,弄得樓下桌子上到處都是。
  丈夫
  5月9日就買好了匕首,目的就是為了行凶。岳母身體一直不好,多年前因此提前病退。妻子得了很嚴重的腦瘤,一二十天前剛出院。
  5月11日晚8點半,成都華陽正西街81號院內,居民們聽到了10棟1單元二樓窗口撕心裂肺的救命聲,喊救命的太婆很快被拽離窗口。等鄰居們趕來敲開門時,手握匕首的男子平靜地讓大家報警。
  這位殺人者不是別人,正是該戶的男主人,他用早已買好的匕首將自己的妻子和喊救命的岳母殺害。
  目前,警方已介入偵查此案。
  母親節當天他將匕首刺向岳母和妻子
  5月12日上午,華西都市報記者趕到81號院,這是一家地質單位駐蓉家屬院,單位派了一些同事過來幫忙善後。幾位男職工告訴記者,事發那家共住3人,現在是2人被害,1人被抓,親屬接了通知也在趕回來的路上,所以單位先派人來協助處理。“到底什麼原因發生的,公安局還在調查。”男職工婉拒了採訪。
  正西街居民都在議論這起家庭凶殺案。熟悉該戶的住戶向記者介紹說,被害的是42歲陳女士和她的70多歲母親陳婆婆,凶手不是別人,正是陳女士的丈夫劉先生,凶案現場就是他們三口住的屋內。
  小區居民講,陳婆婆是這家地質單位的退休職工,有三個女兒,平常愛打打小麻將。陳婆婆退休後並沒有和女兒一起住,20多天前,幺女兒陳女士才做完腦瘤手術,為了便於被陳婆婆照料才住進來。陳女士兩口也都是單位職工,“也在這個地質單位工作,提前退休了,還沒回來住幾天,就發生了這事。
  婆婆曾呼救鄰居敲門為時已晚
  陳女士家在10棟1單元2樓,陽臺正對著院內。因為刑警在勘查,記者未被允許進入現場。不過1樓女住戶告訴記者,殺人現場就是客廳,到處都是血,陳女士和陳婆婆都是當場遇害。血滲過天花板縫滴在她家裡面,因為很害怕,早上她把毯子、一提紙、杯子等沾血的家當全部拿出去丟了。
  11日晚8點半,院內不少鄰居還坐著聊天。突然,陳婆婆撲到了窗口,喊的聲音撕心裂肺:“救命,救命啊!”院內鄰居大多認識陳婆婆,趕緊回應“咋子了?”但喊了兩聲,陳婆婆就被一個人拖離了窗口,裡面發出異響。
  鄰居們都說,當時誰都沒想到事態那麼嚴重,只以為是家裡打架了,有幾個人就跑上了二樓敲門,喊陳婆婆開門,希望干涉一下。不久,門打開了,站面前的卻是手和衣服全是血的劉先生,手上還拿著匕首,對來的人說:“我殺人了,你們報警吧。”鄰居瞧了一眼客廳,看到地上躺著血淋淋的人,嚇得趕緊報警。
  究竟啥矛盾現在只有他一人說得清
  劉先生為什麼把妻子和岳母都殺了?
  鄰居告訴記者,陳女士是幺女,姓是跟的母親,雖然已經40多歲,但和劉先生沒有子女。陳婆婆身體一直不好,而且多年前因為身體不好提前病退,一直就住在華陽。而今年陳女士也得了很嚴重的腦瘤病,一二十天前才剛出院回家來休養,這個三口之家中等於有兩個需要照料的病號。
  鄰居猜測劉先生是不是因為生活壓力太大出現精神失衡,也有說法是他當晚醉酒失控,但這些都只是猜測。一位鄰居說,連殺妻子和岳母兩人,換了誰家都是天塌一樣的悲劇,不是特別的原因,不會痛下如此殺手,“究竟是啥矛盾,只有他一個人說得清。”
  目前,警方已介入偵查此案,展開進一步調查。
  他是什麼樣的人 “親口承認買刀蓄謀”
  “個子1米7左右,長得比較敦實,老家是山東的。”鄰居印象中,劉先生平時話不多,偶爾回來一次見著鄰居了,也是低頭走開。
  “就在早上你們來前不久,凶手被警察帶來指認了現場。”同住10棟的一位阿姨向記者描述了當時情景,劉先生戴著手銬、腳鐐,走得很緩慢,表情平靜。兩個警察架著他重返了小區。雖然過了一夜,但他的手和胳膊上還看得到已經幹了的血跡,前晚穿的血衣沒在身上了,換了一件白T恤。
  警察問他:“哪來的刀?”“買來的。”“哪裡買的?”“步行街!”“買刀乾啥子?”“殺人!”這是指認現場時最讓大家唏噓的一段對話。圍觀居民描述,劉先生操著普通話,一問一答思路清晰,毫不避諱自己是提前準備。他還交代自己5月9日就買好了匕首,目的就是為了行凶。
  指認結束後,劉先生被架上了警車。當時,小區門口圍了很多人,大家都想看看殺死妻子和岳母的人究竟是誰。
  華西都市報記者李逢春實習生劉星攝影郝飛
  原標題:成都男子母親節殺害岳母和患病妻子 他讓鄰居報警
(編輯:SN063)
創作者介紹

mqxrqpqlbopl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